“东海明珠”挺立一座“精神灯塔”——追寻浙江台州大陈岛垦荒精神

东海明珠挺立一座精神灯塔 追寻大陈岛垦荒精神

新华社杭州4月29日电浙江椒江海门码头向东29海里,大陈岛如一颗明珠,闪耀东海。

浙江椒江海门码头向东29海里,大陈岛如一颗明珠,闪耀东海。

新华社杭州4月29日电
题:“东海明珠”挺立一座“精神灯塔”——追寻浙江台州大陈岛垦荒精神

60多年前,一批青年团员响应号召,满腔热血登岛垦荒,用青春和汗水培育出“艰苦创业、奋发图强、无私奉献、开拓创新”的“垦荒精神”。

图片 1

新华社记者王俊禄

风不言,海不语,芳华在似水流年中逝去。但人们从未忘记,这座海岛从原本的满目疮痍,到如今的“东海明珠”,背后是一代代垦荒者的奋斗足迹。

大陈供电所工作人员为岛上居民更新电路。新华社记者 翁忻旸 摄

浙江椒江海门码头向东29海里,大陈岛如一颗明珠,闪耀东海。

孤岛新生

60多年前,一批青年团员响应号召,满腔热血登岛垦荒,用青春和汗水培育出“艰苦创业、奋发图强、无私奉献、开拓创新”的“垦荒精神”。

60多年前,一批青年团员响应号召,满腔热血登岛垦荒,用青春和汗水培育出“艰苦创业、奋发图强、无私奉献、开拓创新”的“垦荒精神”。

“中午吃的笋是从椒江买的。因为海上起了雾,轮船延迟,晚到了两个多小时。”92岁的第一代垦荒队员徐定寿和85岁的老伴周银翠的午饭有些迟。

风不言,海不语,芳华在似水流年中逝去。但人们从未忘记,这座海岛从原本的满目疮痍,到如今的“东海明珠”,背后是一代代垦荒者的奋斗足迹。

风不言,海不语,芳华在似水流年中逝去。但人们从未忘记,这座海岛从原本的满目疮痍,到如今的“东海明珠”,背后是一代代垦荒者的奋斗足迹。

迷雾之中,高耸的垦荒纪念碑依然清晰可辨。那些芳华岁月和奋斗历程,也随着老人的讲述一一再现。

图片 2

孤岛新生

1955年初,国民党军队从大陈岛败退台湾,劫运了海岛居民1万多人,留下了一个满目疮痍的荒岛。1956年起,先后5批467名青年响应团中央“建设伟大祖国的大陈岛”的号召,满腔热血登岛垦荒。

台州星浪海水养殖厂的养殖网(4月20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翁忻旸 摄

“中午吃的笋是从椒江买的。因为海上起了雾,轮船延迟,晚到了两个多小时。”92岁的第一代垦荒队员徐定寿和85岁的老伴周银翠的午饭有些迟。

往返大陆与海岛,船是唯一的交通工具。周银翠说,60多年前,他们撂下年幼的孩子,作为第二批垦荒队员,从温州永嘉毅然奔赴大陈岛。那时乘的还是小木船,海上飘摇6个多小时才到达。

孤岛新生

迷雾之中,高耸的垦荒纪念碑依然清晰可辨。那些芳华岁月和奋斗历程,也随着老人的讲述一一再现。

“路不平,灯不明,电话不灵,小船开开停停。”这段顺口溜,让周银翠记忆深刻。垦荒队员们纷纷立下誓言:“有一百条困难,克服一百条;有一千条困难,克服一千条。”

“中午吃的笋是从椒江买的。因为海上起了雾,轮船延迟,晚到了两个多小时。”92岁的第一代垦荒队员徐定寿和85岁的老伴周银翠的午饭有些迟。

1955年初,国民党军队从大陈岛败退台湾,劫运了海岛居民1万多人,留下了一个满目疮痍的荒岛。1956年起,先后5批467名青年响应团中央“建设伟大祖国的大陈岛”的号召,满腔热血登岛垦荒。

垦荒的道路,异常艰难。队员们要开发土地,种上庄稼,发展畜牧业。“大家都挑重活干,比如挑大粪最累,男的挑120斤,我能挑100斤,赤着脚一步高一步低,但从不叫苦叫累。”周银翠说。

迷雾之中,高耸的垦荒纪念碑依然清晰可辨。那些芳华岁月和奋斗历程,也随着老人的讲述一一再现。

往返大陆与海岛,船是唯一的交通工具。周银翠说,60多年前,他们撂下年幼的孩子,作为第二批垦荒队员,从温州永嘉毅然奔赴大陈岛。那时乘的还是小木船,海上飘摇6个多小时才到达。

除了条件恶劣,危险还随处可见。当时,岛上布满了国民党部队埋下的地雷,后来用了个不得已的办法:多放养家畜,可引爆地雷。

1955年初,国民党军队从大陈岛败退台湾,劫运了海岛居民1万多人,留下了一个满目疮痍的荒岛。1956年起,先后5批467名青年响应团中央“建设伟大祖国的大陈岛”的号召,满腔热血登岛垦荒。

“路不平,灯不明,电话不灵,小船开开停停。”这段顺口溜,让周银翠记忆深刻。垦荒队员们纷纷立下誓言:“有一百条困难,克服一百条;有一千条困难,克服一千条。”

经过几年苦战,岛上办起了水产综合加工厂、海鲜酱油厂、乳品加工厂、砖瓦厂、五金修配厂等,经济收入总计十多万元。

图片 3

垦荒的道路,异常艰难。队员们要开发土地,种上庄稼,发展畜牧业。“大家都挑重活干,比如挑大粪最累,男的挑120斤,我能挑100斤,赤着脚一步高一步低,但从不叫苦叫累。”周银翠说。

海岛土壤贫瘠、淡水匮乏,台风肆虐,垦荒队员硬是徒手拓荒,为大陈涂下第一片绿,让海岛慢慢恢复生机。60多年过去,当年种下的松树、柏树已然苍翠盎然。

大陈岛俯瞰(4月19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翁忻旸 摄

除了条件恶劣,危险还随处可见。当时,岛上布满了国民党部队埋下的地雷,后来用了个不得已的办法:多放养家畜,可引爆地雷。

岛上的467位垦荒队员,也相互间建立了深厚的情谊,许多男女队员还因此喜结良缘。沧海桑田,也成为他们爱情的见证。

往返大陆与海岛,船是唯一的交通工具。周银翠说,60多年前,他们撂下年幼的孩子,作为第二批垦荒队员,从温州永嘉毅然奔赴大陈岛。那时乘的还是小木船,海上飘摇6个多小时才到达。

经过几年苦战,岛上办起了水产综合加工厂、海鲜酱油厂、乳品加工厂、砖瓦厂、五金修配厂等,经济收入总计十多万元。

代代传承

“路不平,灯不明,电话不灵,小船开开停停。”这段顺口溜,让周银翠记忆深刻。垦荒队员们纷纷立下誓言:“有一百条困难,克服一百条;有一千条困难,克服一千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