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摘要 | 阅读时大脑发生什么

核心提示:,阅读改善了在枕叶皮层中的水平方向的视觉刺激处理,并导致了在颞叶皮层中出现了一个词语的专门化区域。
在颞叶皮层中的专供面孔信息处理的区域缩小,但文章的作者说,人们将需要做更多的研究来确认这是否真的引起了对我们面孔识别能力的伤害。
在那些在成年时学会阅读的成年人中也发生了类似的变化,表明这些神经通路在成年时期仍然能够支持学习。

图片 1

来源:科研圈

新的研究提示,学习阅读,即使是在成年的时候,对脑子来说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经历,它需要脑子重新分配其某些资源,因此诸如面孔识别等其它功能必须放弃其部分的势力范围。

阅读时大脑发生什么

正文共:4139字

阅读在人类历史中是一个相对较新的发明,因此研究人员一般认为,我们的脑子在学习如何阅读的时候是在快速地进行着适应反应,而不是依赖古老的进化机制来处理视觉信息。
Stanislas
Dehaene及其在法国、巴西、葡萄牙、和比利时的同事应用fMRI来扫描63位葡萄牙和巴西实验参与者的脑子;这些参与者被分为三组:不会阅读的成年人、在孩童时学会阅读的成年人以及在成年时学会阅读的成年人。
(与之不同的是,大多数成年人的神经成像实验都是在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中开展的。)

Nicola Bell / TheConversation

预计阅读时间: 11 分钟

结果显示,阅读改善了在枕叶皮层中的水平方向的视觉刺激处理,并导致了在颞叶皮层中出现了一个词语的专门化区域。
在颞叶皮层中的专供面孔信息处理的区域缩小,但文章的作者说,人们将需要做更多的研究来确认这是否真的引起了对我们面孔识别能力的伤害。
在那些在成年时学会阅读的成年人中也发生了类似的变化,表明这些神经通路在成年时期仍然能够支持学习。

2017年5月10日

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发现,从小开始玩《精灵宝可梦》的人成年后,大脑视觉皮层中会出现“宝可梦脑区”,专门对宝可梦的形象作出响应。

英文摘要:

翻译:银子酱

研究作者本人也是被试之一,侧面说明第一批宝可梦训练师已经博士毕业了……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1194140

你正在毫无困难的阅读本文,从左到右扫过,就已经明白了这几个字说什么。这已经是自动化了!但其实学会阅读并不容易,是一种后天的能力。

图片 2

How Learning to Read Changes the Cortical Networks for Vision and
Language

人类60000多年的口头语言历史中,书写语音历史只能追溯5000年。这么短的时间里,人类大脑进化不出一个专门负责文字的结构。

就算没玩过《精灵宝可梦》,《宠物小精灵》总看过吧?| 图片来源:豆瓣

Stanislas Dehaene,1,2,3,4,* Felipe Pegado,1,2,3 Lucia W. Braga,5 Paulo
Ventura,6 Gilberto Nunes Filho,5 Antoinette Jobert,1,2,3 Ghislaine
Dehaene-Lambertz,1,2,3 Régine Kolinsky,7,8 José Morais,7 Laurent
Cohen9,10,11

大脑如何学会阅读

如果你在童年时花了无数时间在宝可梦的捕捉、训练和对战上,那么你的大脑中可能有一条褶皱喜欢果然翁、妙蛙种子和皮卡丘的图像。

Does literacy improve brain function? Does it also entail losses? Using
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we measured brain responses to
spoken and written language, visual faces, houses, tools, and checkers
in adults of variable literacy (10 were illiterate, 22 became literate
as adults, and 31 became literate in childhood)。 As literacy enhanced
the left fusiform activation evoked by writing, it induced a small
competition with faces at this location but also broadly enhanced visual
responses in fusiform and occipital cortex, extending to area V1.
Literacy also enhanced phonological activation to speech in the planum
temporale and afforded a top-down activation of orthography from spoken
inputs. Most changes occurred even when literacy was acquired in
adulthood, emphasizing that both childhood and adult education can
profoundly refine cortical organization.

大脑会自我重组,就是学习新东西时,神经细胞之间会建立新的联结。儿童时期这种神经弹性非常强,所以我们把大部分的课程放到了成年之前。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心理学家发现,那些小时候经常玩《精灵宝可梦》(Pokémon,又名口袋妖怪)的人,他们的大脑更容易被精灵宝可梦中的角色激活。

关键字:阅读 神经 颞叶皮层

当孩子学习文字学会阅读的时候,大脑把视觉中心和口头语言中心两个脑区联结在一起,修建起速度极快的神经细胞高速公路,但并没有阅读中心这样的脑区。

这一研究结果被发表在《自然·人类行为》(Nature Human
Behavior)杂志的网络版上,有助于揭示人类视觉系统的两个互相关联的谜团。

词语的冒险之旅

“该领域悬而未决的一个谜团,就是为什么我们大脑中有对文字和面孔作出响应的脑区,却不存在对其他图像作出响应的脑区,比如汽车;另一个谜团是为什么这些反应区域出现在每个人大脑中的同一个位置,”该研究的第一作者、斯坦福大学前研究生杰西-戈麦斯(Jesse
Gomez)说。

熟练的阅读者碰到一个印刷在纸上的词语时,词语的形象首先通过双眼,来到后脑勺的大脑枕叶,处理这种视觉刺激。

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近期对猴子的研究部分回答了这些问题。我们的大脑中处理视觉信息的部分称为视觉皮层,研究者发现,为了在视觉皮层中形成专属于一种新对象类别的区域,必须从幼年期就开始接触这些对象,此时的大脑对视觉体验有特别的可塑性和敏感性。

接着词语来到了左侧梭状回(中转站),词语从视觉刺激转变为一种符号储存起来,无视了字号、字体或者颜色等差异。非常小的孩子和文盲的成年人的左侧梭状回并没有这个功能,而读写障碍的人的梭状回则激活不足。左侧梭状回的功能实际上是后天学习的成果。

当戈麦斯思考有没有方法可以测试人类是否也遵循这一规律时,他回忆起自己的童年,以及他花在玩视频游戏上的无数时间,尤其是一款游戏:《精灵宝可梦红·蓝》(Pokémon
Red and Blue)。

然后,词语传输到了额头后面的额叶皮层和两耳对着的颞叶皮层,分别处理成词语的意思和读音信息。当听到一个词的时候,词语则通过听觉中枢,将信息传输到同样的这两个区域。所以额叶和颞叶皮层语言专业化处理并不仅限于读写,也包括了听。

图片 3

熟练阅读者的这个过程在脑中仅需要不到半秒,但一个五岁的孩子则不一定这么快了。

《精灵宝可梦红》,于 90 年代末在欧美国家发行。图片来源:Wikipedia

发育中的大脑

戈麦斯说:“我从六七岁开始就不停地玩这款游戏。任天堂不断推出新版本,我的整个童年就一直在玩。”

相关文章